民国第一名媛陆小曼最后的男人:最悲催的情圣-汇闻网
汇闻网
当前位置:汇闻网 > 历史 > 正文

民国第一名媛陆小曼最后的男人:最悲催的情圣

民国第一名媛陆小曼一生有三个最重要的男人,王赓、徐志摩和翁瑞午,翁瑞午最悲催。尽管前两位各与她生活了五年,翁则长达三十多年。

民国第一名媛陆小曼最后的男人:最悲催的情圣

陆小曼(翻拍自网络图片)

在世人眼里,陆小曼的第一任丈夫王赓西点毕业,位列高官,与陆小曼好聚好散,胸襟宽广;

第二任丈夫徐志摩负笈英美,是大诗人名教授,为了陆不惜离婚,与父母师友闹翻,最后英年早逝令人感慨;

至于翁瑞午,在徐志摩生前,已经与陆小曼过从甚密,陆小曼守寡,他与她同居几十载,出钱出力,小心供养,无名无分,背负的却是欺朋友妻引诱才女堕落的骂名。

要命的不良嗜好

对翁瑞午的最大指责是他诱导陆小曼吸食大烟,毁了一代才子才女。

民国第一名媛陆小曼最后的男人:最悲催的情圣

翁瑞午(翻拍自网络图片)

作为民国社交界首屈一指的名媛,陆小曼出身名门,其父官至司长,作为独女的陆小曼自幼就是家中掌珠。人既美,入读名牌女校,娴熟英法语,写得一手秀丽的毛笔字,工丹青,长诗词,还擅长昆曲。

民国第一名媛陆小曼最后的男人:最悲催的情圣

陆小曼读书图(翻拍自网络图片)

批评派说,翁瑞午以治病之名,让陆小曼饮鸩止渴,导致她最后不能自拔,容貌尽毁,家庭破裂,才干难舒。

徐志摩既痛心陆小曼染上不良嗜好又无可奈何,更要疲于奔波维持庞大家庭开支,家在上海,还要不时远赴北京兼课,终于飞机失事殒命。

对于徐志摩,翁瑞午真真是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

反驳派则说,陆小曼最初吸食,本为祛病,确是出于翁瑞午的劝告,至于小曼后来成瘾,不能全怪在翁的身上。

挚友还是丈夫?

陆小曼有哮喘和胃痛之疾,疼痛时呼天抢地,徐志摩为她遍访名医而不治,终于托人把翁瑞午请出山。

据翁瑞午之长女翁香光回忆,她9岁时经常由父亲带到徐府出诊,亲眼见父亲为陆小曼推拿,病痛缓和后,陆小曼的脾气也好起来了。为此徐志摩十分感谢翁瑞午,他俩交往也很投契。

民国第一名媛陆小曼最后的男人:最悲催的情圣

徐志摩与陆小曼(翻拍自网络图片)

在徐志摩生前,翁经常出入徐家,外界流言四播。翁瑞午则理直气壮地说:“我到这里,是志摩请来的!”

徐志摩遇难,陆小曼备受打击,经济上更离不开翁瑞午。不过,翁瑞午与陆小曼同居多年,始终没有正式结婚。

民国第一名媛陆小曼最后的男人:最悲催的情圣

翁瑞午与陆小曼(翻拍自网络图片)

关于不结婚的原因也有两个版本。

一是陆小曼不想结。理由是她对翁瑞午只有感情没有爱情。

而且也不希望翁为了她而离婚,因为翁的元配是旧式女子,若离婚无法生存。

这种说法见仁见智。有人力证翁瑞午只是陆小曼一生挚友,陆小曼只爱徐志摩,证据是陆小曼家里只有陆与徐的照片,陆翁虽然同住一屋但是两张小床云云,倒显得胶柱鼓瑟,欲盖弥彰了。

二是陆小曼想结,但翁瑞午子女反对,遂作罢。

这个版本亦可疑。翁瑞午与原配生有5个子女,翁妻为家庭主妇,作为经济支柱的翁瑞午要养陆小曼与原配两头家。陆小曼这边,除了她,还有她表妹及两个儿子跟着过活,还有一堆丫头老妈子车夫厨子。

从1931年,徐志摩去世,到1961年翁瑞午去世,三十多年,陆小曼经济上均依赖翁瑞午。

翁瑞午的收入靠给人看病,当账席,炒股票,后来还在江南造船厂当会计,这些并不够,于是他就变卖家传字画、家具等等。

翁瑞午子女有不满可以理解,但说有力量强大到能阻止父亲再婚,恐怕不能,更何况是,翁瑞午原配已经在1953年去世下的再婚打算。

翁瑞午是上海滩京昆名票友,在书画、鉴藏和财会等方面均造诣甚深;且一表人才,谈吐儒雅,交游多是一时的名人雅士。

篆刻名家陈巨来曾为他镌刻一方三十二字的圆朱印闲章,印文曰:“吉金寿石,藏书乐画。校碑补帖,玩磁弄玉。击剑抚琴,吟诗谱曲,均是瑞午平生所好。”由此可知,他确非一般的官宦子弟可比。

因为吸烟、生病,陆小曼中年以后一口牙齿几乎掉光,满脸烟容,昔日风采一去不返。

翁瑞午一如既往,除了给陆小曼治病,经济上也从不用陆小曼操心。两人都嗜好书画曲艺。倒有几分神仙侣的光景。

翁同龢的后人?

翁瑞午是个瘦长脸,白白的,总是穿长袍,黑缎鞋,人很活络也很风趣。长期以来,一直有传翁瑞午是名门子弟,贵为光绪皇帝师傅翁同龢的侄曾孙云云。

但实情是以讹传讹。翁瑞午是江苏吴江人,其父翁绶琪是光绪年举人,曾任广西梧州知府,为金石书画名家,富收藏,精鉴古。又善医,喜用石膏,世有“翁石膏”之名。

民国第一名媛陆小曼最后的男人:最悲催的情圣

翁绶祺画作

瑞午为其次子。瑞午母亲为绶琪侧室,是花旦名角。

据说翁瑞午少年时美丰姿,甚聪颖。幼承庭训,研习书画。又曾拜扬州大名医丁凤山为师,学推拿术。悬牌业医后,名声甚佳。

因为母亲的缘故,翁瑞午性喜粉墨,擅长花旦、青衣,京昆俱有独到之处。

翁绶祺与翁同龢的侄孙为光绪十七年同榜举人,所以颇得翁同龢赏识,加上他擅长书画金石,喜好翰墨的翁同龢便越发引之为门生。在翁同龢的庇荫下,翁绶琪官至广西梧州知府。

为官过程中,翁绶祺一直对翁同龢执侄孙礼。加上吴江翁氏与常熟翁氏都是由吴县洞庭东山翁族的分支,所以双方走动频繁。久而久之,翁绶祺便被不明所以的人误认为是翁同龢的“侄孙”,翁瑞午也就成为晚清重臣翁同龢的“后人”。

事实上,翁瑞午与翁同龢之间,毫无血缘关系,因为翁同龢是天阉,并无子女。

看起来很美好

翁瑞午有家室,但又与陆小曼同居几十年,包办一切,换了任何一个人的妻子儿女想来都无法忍受吧?

一些资料把陆小曼与翁瑞午家人的关系说的花好稻好。比如说,翁瑞午和原配的长女翁香光结婚,陆小曼还送了精心挑选的礼物。

据陆小曼的表侄回忆,1961年翁瑞午因肺癌逝世,陆小曼为设灵堂之事与翁的子女争了起来:翁的子女要把灵堂设在陆小曼住所,陆未答应。

她说:我未与翁登记结婚,也未有过什么结婚仪式,你娘与翁也未曾离婚,至于翁瑞午为什么要住在这里,这是他应志摩之邀,为我治病而来,后来志摩飞机失事逝世,我总不能把我丈夫的朋友赶出去吧?!是翁要住在这里的!

结果,翁的灵堂设到了翁的女儿翁香光处。

1965年陆小曼去世,她的丧事是工作单位主持的。来参加追悼的人不多,除了陆小曼的亲属和翁瑞午的子女,还有她的一些好朋友,如:赵清阁、陈巨来、赵家璧等。

事实上,翁家子女的心结隔阂始终都在。

翁香光在几十年后已经八十多岁接受采访,还意犹不平:“为什么翁瑞午自己有和美的家庭,却与陆小曼要好?”“为什么陆小曼要跟有妻子、有子女的人好呢?”

翁香光承认,曾经非常恨陆小曼,认为她破坏了自己平静的家庭,后来想想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回过头来看看,像翁瑞午和陆小曼这样生活了三十多年,确实不容易。

老友陈巨来如此评论翁瑞午:“翁瑞午跟陆小曼的关系,却不能简单地责之以‘朋友妻不可欺’。陆小曼从来不事生产,全赖翁一直是黑(烟)白(饭)供应无缺,在陆年老色衰之后翁仍侍奉不改,也不能不算是情义很重的了。”

还好,陆小曼死在山雨欲来的1965。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站长,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汇闻网 » 民国第一名媛陆小曼最后的男人:最悲催的情圣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