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闻网
当前位置:汇闻网 > 财经 > 正文

孙宏斌谈贾跃亭多次落泪,称钱去哪儿了老贾自己都算不清楚

9月1日9时15分,融创中国(1918.hk)董事长孙宏斌率领众高管,自侧面过道步入香港港丽酒店底层会议室。当天是融创2017年中期业绩会。

每三个提问,就有两个涉及乐视。孙宏斌隐而不发,“乐视的问题我会专门作答,请大家等一下。”

孙宏斌谈贾跃亭多次落泪,称钱去哪儿了老贾自己都算不清楚

贾跃亭“连一片羽毛都不愿失去”

期间有一位投资者毫不客气地说,“你应该用自己的钱投资乐视,而不是用公司的钱。”孙宏斌一脸不悦,“你这话说得没有常识。你是融创股东吧,你把股票卖了,以后别来了。”

待到业绩会进行大半,孙宏斌终于谈起乐视。在贾跃亭信誉崩盘之后,他接任乐视网执行董事和董事长。孙宏斌面对公众一向轻松活泼,但这次却数度哽咽。

他依旧称赞贾跃亭是一个极具企业家精神的人,同时为后者在海外购置房产、抽走给乐视网的25亿元借款等外界非议,不遗余力地辩解,不过,谈及乐视今日之状况,他讲到,此前一再建议贾跃亭断臂求生,遗憾的是,贾跃亭“连一片羽毛都不愿失去”。

孙宏斌谈贾跃亭多次落泪,称钱去哪儿了老贾自己都算不清楚

中国商业史恐怕很难忘记贾跃亭和他的乐视

从行业颠覆到系统崩塌,从模式创新到泡沫化存在,从“生态化反”的伟大战略到“火烧连营”的资金链危机,可以说,整个乐视的经营史,几乎集中了整个被移动互联网重塑的经济进程中的所有问题。

对于贾跃亭来说,他在乐视做对了哪些事情,又做错了哪些事情?哪些困惑、问题、风险本质上是所有创始人都无法回避的?人们是否可以从乐视危局上看到更为普遍性的意义?

半年多来,与乐视相关的事件风起云涌,尤其是近一个月来乐视被曝出“更严重”的资金问题,贾跃亭出走美国“融资”,辞任乐视网的所有职务,同时其在乐视网的高达99%以上的乐视网股权被冻结等等,所有这一切,都将贾跃亭与乐视推向了舆论的风口。

孙宏斌谈贾跃亭多次落泪,称钱去哪儿了老贾自己都算不清楚

五年时间里,乐视系的估值体量从数十亿飙升至千亿级别,业务版图从网络视频扩展到七大生态体系。从最初2012年涉足电视领域,到2015年的超级手机,再到造车计划的宣布,概念车、量产车的相继出炉,以及全球化计划的启动,乐视身上几乎集聚了所有的风口产业。直到今天,即使贾跃亭和乐视这两者正在剥离,很多机构也仍然认为“贾跃亭和乐视的结局不能划等号,乐视总会有资本来救,毕竟乐视是拥有比较庞大用户的视频平台,且涉及那么多的资金方”。

6年融资金额728.59亿元,烧钱只在“一瞬间”?

深南创投在对乐视事件的分析中曾经对乐视控股的融资史有一个非常详细的统计,我们直接借用过来看一下乐视控股的融资史和投资烧钱的速度。

乐视目前由三大体系构成:第一,乐视上市公司体系,包括乐视视频、乐视致新与乐视云三大块业务;第二,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即乐视移动、乐视体育、乐视影业、乐视金融;第三,乐视汽车。

首先,据Wind资讯统计显示,自2010年上市以来的近七年时间里,乐视网累计融资300.77亿元;其次,乐视的非上市公司体系。尽管目前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已经在乐视“边缘化”,但融资扩张也是毫不手软。其中,乐视影业获深创投2亿元A轮投资;获恒泰资本3.4亿元B轮投资。

现在已丧失大量重头体育IP的乐视体育, 2015年5月,乐视体育宣布完成8亿元的A及A+轮融资,2016年4月,乐视体育宣布获80亿元B轮融资。而曾经让乐视名声大起的乐视手机,在2015年11月,也曾完成首轮融资5.3亿美元(约合36亿元)。

最后是贾跃亭本人一直痴迷的汽车业务。2016年8月,乐视超级汽车获得深创投、联想控股、泛海系、新华联、宏兆集团首轮投资10.8亿美元(约合72亿元)。2016年11月15日,乐视超级汽车获得贾跃亭的“中国好同学”6亿美元(约合41亿元)投资救火。

孙宏斌谈贾跃亭多次落泪,称钱去哪儿了老贾自己都算不清楚

深南创投的统计分析显示,“乐视体系这么多年来的融资金额高达728.59亿元,从乐视网2010年上市以来计算,乐视平均每年的融资额为104.05亿元,远超过绝大多数上市公司,也超过了大多数发展中的互联网公司的融资金额。”

贾跃亭对“个人理想”的“孤注一掷”

乐视融资规模不同一般,烧钱的能力与速度更是与众不同。但最终将贾跃亭拖下泥潭的“烧钱”方式还是他的互联网造车计划,贾跃亭本人曾经预测,乐视造车至少需要400亿到500亿元的投资。即使将已经投资的100多亿扣除,乐视还需要筹资约200多亿元。对于乐视来说,汽车项目就像一个巨大的吸金黑洞,在“生态化反”的整体战略下,贾跃亭不惜动用各个板块的资金来支持这个项目。就是这样一个短期看似很难成功的项目,拖断了乐视控股的资金链,同时也消耗掉了乐视和贾跃亭本人赖以在商海逐波的信用。

大量的关联交易、财务上的不严谨,贾跃亭对自己个人理想的“孤注一掷”,所有这一切,促成了乐视危机的发生。

孙宏斌谈贾跃亭多次落泪,称钱去哪儿了老贾自己都算不清楚

“在乐视危机中,贾跃亭犯下的一个非常致命的错误就是他太看重个人理想,没有把个人理想放到整个社会的大背景下,没有承担起作为企业家本质上的责任。”南开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韩良告诉记者。

在了解乐视历史的业界人士看来,从山西到北京,贾跃亭多年来深谙资本运作和政商关系,早在两年多前,贾跃亭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如果还能重新选择,他不会让汇金立方成为自己公司的股东。一个非常显然的问题是,在乐视的身上,有着企业第一桶金“原罪”的身影,而伴随这一“原罪”,企业可能要承担更多的责任。

韩良教授就告诉记者,“民营企业家在创业过程中,普遍存在着历史的‘欠债’和‘原罪’问题,有些可能是对员工人权上的侵犯,有些可能是对环境权的侵犯,有些则直接存在一些违法犯罪的问题。这些原罪,背负在企业身上,即使经营成功,稍有不慎往往也会坠入深渊。”

当然,在新的移动互联网时代,中国的法律法规已经相对健全,企业家原罪发生的概率已经不高,但是伴随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创新的发展,很多政策上的不确定性的风险往往也会促成企业家原罪的出现。那么,对于更多的企业创始人或民营企业家来说,如何尽量避免“原罪”的发生,或者如何对这些无法避免的“原罪”进行救赎呢?“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要承担社会责任,要有回报社会的意识。”韩良教授说。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站长,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汇闻网 » 孙宏斌谈贾跃亭多次落泪,称钱去哪儿了老贾自己都算不清楚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